<track id="btzlr"><progress id="btzlr"></progress></track>

              首页 > 古代言情 > 田园小针女
              文 / 西兰花花

              第四百六十二章 接风宴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冬日的夜晚总是来得很早,月上梅梢的时候,云海老人府上正厅里,一场家宴正开始。

                  云海老人坐在正席上,他身边两个席位是他的二弟子谷川,四弟子裴语泽。姜云山作为最小的弟子,正在那恭恭敬敬的给老师以及两位师兄斟酒。

                  姜晴跟姜宝青虽说是女眷,但这会儿是家宴,锁起门来在自个儿府上,也是分席而坐,也就没那么多条条框框了。

                  云海老人眼界宽广行事也豁达,并不把一些繁文缛节放在心上,他笑呵呵的看着最小的弟子手脚稳妥麻利的给自己斟满了酒,偏偏还要多嘱咐一句:“老师,这酒虽然不是烈酒,但总归也是酒,您年岁大了,小酌几杯便是了,切切不要贪杯。”

                  云海老人还未说什么,谷川便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几年前小师弟刚入老师门下时,还是个这般高的小豆丁,”面相肃然的中年人这会儿尽舒了眉头,坐在席上,抬手比了比高度,“我在外游学,这几年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小师弟?#23478;?#32463;这般高了,也?#22812;?#30528;老师了,要我说,管得好,?#30473;?#20102;!”

                  姜云?#25509;行?#37085;然,然而神色却依旧清明坚定,并未因着二师兄的打趣而心生惶恐,他坦荡道:“谷师兄说笑了,实在是老师年岁已高,我们做弟子的,自然希望老师能松柏长青。今儿谷师兄回来,老师明?#21592;?#24448;日要高?#35828;?#22810;,实在怕老师高兴之下,多喝几杯。”

                  谷川忍不住抚掌赞叹,对云海老?#35828;潰骸?#24744;老人家身边有这么个懂事的小师弟在身边服侍着,弟子在外游学时,总算?#26786;?#25918;几番心了。”

                  裴语泽在一旁轻笑道:“瞧谷师兄这话说的,完全就不把我陪在老师身边那些年放在眼里啦,果然这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

                  谷川看到裴语泽就忍不住又生出了无奈:“老四,也不是我这个当师兄的讨嫌,非要?#30340;?#20960;句——实在是你平日里懒散惯了,我同老师还要反过来担心你呢!你倒说说看,你这一把年岁了,还赖在老师这,治学也一贯懒散轻慢,人生大事也不见你着急寻觅,你啊,真真是想起来就让我们几个做师兄的发愁!”

                  裴语泽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姜宝青,见姜宝青正在那同姜晴说着什么,并没有往这边看,他便几乎是立时收回了眼神,轻笑道:“行了行了,二师兄,你倒是比当山长的大师兄还爱教育人。这大喜的日子,你就不要再跟我这讨嫌的一般见识了。来来来,小师弟,”裴语泽漫声道,“快给你谷师兄把酒杯斟满,这酒入口绵长香甜,老师碍于年岁不能多饮,谷师兄正?#21621;?#40718;盛,可没有这个烦恼。我倒不信,这上好的美酒还堵不住谷师兄的嘴。”

                  姜云山含笑将谷川身前坐席上的酒杯给斟满,替裴语泽把话头给引了过去:“谷师兄,今儿是给您的接风宴,您确实该多喝一些。”

                  谷川看着姜云山怎么看怎么顺眼,他连连道:“好好好。”一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云海老人看着几个心爱的弟子在那你来我往的,又热闹又和睦,心情别提多舒畅了,脸上的皱纹尽数舒展开来,笑容满面。

                  正当这会儿,正厅门口两个身影倒是一前一后进来了。

                  原本笑呵呵的谷川,脸色一下子就板了起来,?#19978;?#21069;?#35775;?#22836;走的那个。

                  前?#35775;?#22836;走的那个走到厅中央,扑通就跪了下去,给云海老人磕了三个头:“徒孙来晚了,徒孙祝师祖松鹤长?#28023;?#22825;?#23376;老懟!?br />
                  云海老人满脸慈爱:“是坤儿啊,快起来,这里都是自家人,自家人用饭,哪里称得上什么来晚不来晚。”

                  谷川叹了口气:“老师,您就是太宠他了。哪怕是家宴,也断断没有让长辈等着,他却姗姗来迟的道理。”

                  谷宸坤原本要起身,一听他父亲这么说,脸上闪过一抹黯然,垂头跪在?#22235;恰?br />
                  跟在他后头那个进来的,却是?#26410;?#23431;。

                  ?#26410;?#23431;挠?#22235;?#22836;,?#34892;?#19981;大好意思:“云海爷爷,我也来晚了……您看,要不我也给您磕个头?”

                  云海老人又好气又好笑:“你们一个个的这是干什么啊?这接风宴也没规定时辰,哪里有来晚一说?……好了,小春宇,地上凉的很,你也别跪,赶紧把你身边的坤儿拉起来再说。”

                  “得令!”?#26410;?#23431;兴高采烈的就要去拉谷宸坤的胳膊,一副“奉令拉人”的笃定劲儿,谷宸坤闷闷的抬眼瞪了?#26410;?#23431;一眼,?#37096;未?#23431;的手,小声道:“不用你拉,我自己会起!”

                  说着,便双手撑地爬了起来。

                  爬起来的时候,大概是碰到?#22235;?#37324;的伤口,疼得脸色都变了,也硬是抗着没吭声。

                  ?#26410;?#23431;看着?#34892;?#24515;虚,这是之前他同谷宸坤打架时给人留下的伤。

                  他?#34892;?#25197;捏的看向云海老人:“云海爷爷,要不我还是先给您跪下吧……我把您的茶香红梅给摘了几枝……”还把您的徒孙给打了。

                  当然,后头这句?#26410;?#23431;没说得出口,毕竟他们这个算得上是互殴,他要是单方面提出把谷宸坤打了,这个敏感的小子说不定就认为他是在挑衅他。

                  那他这一下午都跟在谷宸坤后面,说得嘴皮子都磨破了,两人这关系好不容?#25758;?#32531;和一些,就又白费了。

                  云海老人自然已经听说?#22235;?#20107;,他哈哈大笑:“无妨无妨,你谷叔叔也说了,这茶香红梅也不过是供人赏玩的物件,摘了便摘了。”

                  ?#26410;?#23431;倒也没?#26786;?#21475;气,反而?#34892;?#25285;忧的看向了谷宸坤。

                  谷宸坤脸色涨的通红,无论是他爹,还是他师祖,都在说什么没事,果然是他多管闲事了。

                  “坤儿虽说鲁莽了些,但也是为着师祖,师祖都明白的。”云海老人慈爱的看向谷宸坤,“只是下次不可这般莽撞了,要知道,大多数时候,动手会将事情推向一个更严峻的地步。”

                  谷宸坤垂下头,闷声道:“徒孙知错了。”

                  谷川在一旁叹了口气:“还是老师你说话管用。宸坤犟的很,我说什么,他只有顶撞的份。”

                  谷宸坤低着?#35775;?#35828;话,垂在身侧的手却已经攥成了小拳头。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河南快3开奖结果
              <track id="btzlr"><progress id="btzlr"></progress></track>

                          <track id="btzlr"><progress id="btzlr"></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