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tzlr"><progress id="btzlr"></progress></track>

              首页 > 穿越言情 > 毒宠小谋妃
                  北宫寒连夜出了城,次日晏孝明就带着兵将纪府围了起来。

                  衙门以追查重犯的理由盯上了纪府,以有人证去衙门证实纪家大小姐纪颜宁收留重罪嫌犯,纪家犯了包庇罪,在没有彻底查到罪犯之前,纪家的人全都不能逃离官府的掌控范围。

                  就连宝昌记?#37096;?#22987;被搜查。

                  “你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看着蜂拥而进的官兵们,纪家护卫正欲抵抗,就已经被推倒在地,直接被扣押了。

                  随后下令将纪家的主子下人全部都控制住,开始搜查纪府。

                  “外面怎么回事!”纪澜起身,将面纱戴上,朝着外面走了出去,不悦地说道,“如此吵闹,让我怎么安心休息!”

                  她刚打开门,便看见?#23244;?#26397;着房间小跑了过来。

                  她皱眉问道:“出了什么事,你出去让他们小点动静!”

                  还没等?#23244;?#35828;话,一堆官兵就直接冲进了院子。

                  纪澜看到这个架势,也愣住了。

                  “大小姐!是官兵来了!”?#23244;?#39640;声道,“大小姐快走!”

                  纪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知?#29282;?#20309;官兵来了?#23244;?#23601;叫她走,不过她心中不免感到害怕,下意识地听从了?#23244;?#30340;话,转身就要逃走。

                  官兵们听到?#23244;?#30340;话,厉声道:“是纪颜宁!抓住她!”

                  纪澜朝着小路的方向跑,可是因为太过害怕而直?#25317;?#22312;?#35828;?#19978;,被一群官兵团团围住。

                  “你们要什么……为什么要抓我!”纪澜倒在地上狼狈不堪,抬头目光紧盯着这些官兵。

                  ?#23244;?#22312;身后紧张道:“大小姐,你没事吧?”

                  官兵们抽刀对着纪澜,说道:“你窝藏朝廷寝犯,犯了包庇之罪,还想抵赖?”

                  纪澜听完官兵的话整个人都愣住了。

                  窝藏朝廷钦犯?

                  她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

                  “你们搞错了,我没有!”纪澜想拿出宝昌记的名号?#27425;?#33258;己解释,说道,“我是宝昌记的大小姐纪颜宁,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官兵们看着纪澜,根本无视了她?#35851;?#35299;,直接将她拽了起来,反手扣住。

                  “抓的就是你。”

                  纪澜的脑袋混乱一片,这些人是听不懂人话吗?她都说了她是宝昌记的纪颜宁,为何还要抓她!

                  难不成……是纪颜宁闯?#27809;觶?br />
                  她突然开口道:“不是的,我不是纪颜宁,你抓错人了!”

                  官兵看了她一眼,用绳子将她的手反扭在身后绑了起来,没有理会她的话。

                  纪澜感觉自己快崩溃了,朝着?#23244;?#36947;:“你个贱婢,快告诉他们我不是真的纪颜宁!”

                  “大小姐……不,她不是大小姐,你们行行好放了她吧!我可以跟你们走!”?#23244;?#35828;着正要上前,却被官兵?#35805;?#25512;开,直接推倒在?#35828;?#19978;。

                  带头的官兵道:“你们以为官兵都是那么好骗的吗?押走!”

                  纪澜朝着他们用力地吼道:“我真的不是纪颜宁!我是纪澜,你们搞错了!”

                  带头的官兵微微蹙眉,纪澜的这副模样,倒真像是这么一回事似的。

                  院子外面其他的官兵和捕快也走了进来。

                  吴捕头看了一眼他们和纪澜,问道:“干什么呢!”

                  那官兵对吴捕头道:“这个女人一开始说自己是纪颜宁,结果被我们抓住却一直矢口否认。”

                  吴捕头看了一眼纪澜。

                  “我是纪澜,是吴庚让我假扮纪颜宁的。”纪澜说道,“我真的真的不是纪颜宁。”

                  她朝着吴捕头高声解释道,喉咙?#23478;?#32463;快沙哑了。

                  吴捕头微微蹙眉,伸手将纪澜的面纱扯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和纪颜宁?#34892;?#30456;似的脸。

                  因为她说要好?#30473;?#25198;纪颜宁,所以不仅是在?#36335;头?#39675;举止上模仿纪颜宁,就连脸上的妆容?#23478;?#35753;丫鬟化成和纪颜宁相似的模样。

                  有的官兵们没怎么见过纪颜宁,但是吴捕头和他身后的捕快却一眼看出了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纪颜宁。

                  “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家大小姐吧!”倒在身后的?#23244;?#24102;着哭腔说道。

                  纪澜?#24352;?#36947;:“都说我不是纪颜宁了!睁大你们的狗眼好好看看!”

                  吴捕头抬手道:“错不了,她就是纪颜宁,按大人的吩咐带回去牢房里好生看管着,别让人跑了。”

                  “是。”官兵应道。

                  吴捕头道:“你若是嫌她吵,可以封她的口。”

                  那官兵道:“还是吴捕头想的周到。”

                  说着找了一块破布,直接绑住了她的嘴巴,让她喊不出声音来,带着她押往了衙门的大牢。

                  纪澜还想挣扎着想说什么,可是被破布封住嘴巴的她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然后被官兵们押往了大牢。

                  ?#23244;翊拥?#19978;跑了起来,手上破了些皮,她拍了拍身上的?#39029;荊?#26494;了一口气。

                  还好吴捕?#35775;?#26377;为难她。

                  纪颜宁被抓?#21335;?#24687;很快就传遍了江州城,现在更是人心惶惶,因为城门出不去,官兵还那么大的动作,?#36335;?#38543;时有着大事要发生?#35805;悖?#34903;上冷冷清清。

                  百味楼却仍是在开着,不过生意却是冷淡了些。

                  纪颜宁听到掌柜的传来?#21335;?#24687;,眸子沉了下来。

                  能为锦鹤拖到这第四天,差不多已经是她的极限了,不过从外面传来?#21335;?#24687;看,官兵?#21069;?#32426;澜当成了她抓紧了衙门大牢,这样一来,或许再拖个半日一日的,?#38383;?#19981;可。

                  若是不出意外,或许今晚,或许明日一早,锦鹤才能带着江南总督的人马赶回来。

                  那个燕国?#21335;?#20316;似乎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自己在拖延时间,以他的敏锐,若是知道她已经派人去寻援兵,可能早就逃了?

                  “纪姑娘,你不用担心,锦鹤办事向?#27425;?#22949;,再等一日援兵就来了。”

                  掌柜的看她蹙眉担忧的样子,不禁安?#20154;?#35828;道。

                  纪颜宁颔首,说道:“我也只能相信他了,只是我不知道最后抓到的是谁。”

                  北宫寒一跑,留下的就只有晏孝明。

                  通?#20449;?#22269;那是死罪,晏孝明的罪名一旦被查实,不可能还有翻身的机会。

                  纪颜宁心里?#34892;?#22833;落,她似乎并不能守护那些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晏全师兄为了应家而?#28291;?#22905;却亲手要将晏孝明再次推入深渊吗?

                  他是晏全师兄唯一的亲人了,应该也是他临死前最记挂和担忧的人吧?

                  掌柜不知道纪颜宁心中所想,说道:“抓到的自然都是那些敌国奸细,纪姑娘不必担忧。”

                  纪颜宁沉默半响,才开口道:“我想见去见晏孝明。”

                  “纪姑娘,不可。”掌柜的说道,“晏孝明出动全城士兵,为的就是要抓住你,现在出去,不正是自投罗网,正中他?#21335;?#24576;吗?”

                  既然王爷说过要护纪姑娘的安危,他就不可能看着她让自己身陷囹圄。

                  纪颜宁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她见过晏孝明,这么多年已经把他的性子变得?#34892;?#20559;激,若是自己不去见他,他根本不可能收手的。

                  可是她也怕自己根本劝不动晏孝明,反倒是被他制衡而让他有机可乘转移了宝昌记的钱财。

                  “今夜戌时,我去见他。”纪颜宁下定了决心。

                  或许下午的时候,晏孝明就该发现牢里关着的是不是真正的她了。

                  吴庚是不可能将宝昌记的钱财交给他的,就怕他起了杀意,对吴庚不利。

                  “纪姑娘,你就算是有什么事情想问他,那也得江南总督来之后才能出去,不然谁知道晏孝明对怎么对付你?”百味堂的掌柜劝道。

                  掌柜想着,纪颜宁已经从晏孝明的手里逃脱过一次,必定心生怨恨,又入了她的埋伏,只怕他一怒之下将纪颜宁杀了也未可知。

                  纪颜宁道:“等不及了,掌柜的帮我联系上我的护卫?#21069;桑?#26377;他们在,我不会轻易有事的。”

                  掌柜的看着纪颜宁这一副下定决心根本不听劝的模样,紧蹙起了眉头,?#34892;?#29369;豫。

                  纪颜宁道:“我自由分寸,总不能白白地将自己的小命交出去,我可是很惜命的。”

                  掌柜听了她的话,摇头道:“我看你可不像是惜命的样子,分明急着想要去送死呐!你这样让我怎么跟王爷交代?”

                  “掌柜放心,我会自己跟他交代的。”纪颜宁道。

                  掌柜叹了一口气,纪颜宁根本就听不进去他的劝告。

                  他担心若是自己不去联系她的护卫,真怕纪颜宁自己就这样跑出去了。

                  只能点头应了下来,随即让人去传消息。

                  一个时辰之后,袁武和几个暗卫来到了百味楼后的宅子里。

                  看到纪颜宁安然无恙,袁武一行人总算是放?#21335;?#26469;。

                  他们上前半跪行礼道:“大小姐恕罪,是属下无能,没有保护好大小姐!”

                  纪颜宁将他们扶起来,说道:“此事与你们无关,是我大意中了别人的圈套,若不是如此,我也未必能发觉其中蹊跷。现在外面情况如何?”

                  袁武道:“他们将纪澜当成大小姐抓入了大牢,以此威胁吴庚立即将能?#24613;?#30340;钱财交出来,只怕是今夜就要运出江州,吴庚那边拖延大概也只能拖到今夜。”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河南快3开奖结果
              <track id="btzlr"><progress id="btzlr"></progress></track>

                          <track id="btzlr"><progress id="btzlr"></progress></track>